分类目录归档:杂谈

我的观点:嬉笑怒骂与自嘲

态度决定幸福指数

出门办事,文件准备充分,进展颇为顺利。 回学校的路上,想着这么大热天从空调房里杀出了,顶着七月武汉的骄阳搞工作,颇为不易,该犒劳自己一瓶可乐。瞥见路边小店,径直杀过去。 店真的是小店,宽约1米,纵深约3-4米。门口横一冰柜,内有冰箱及零零总总的小件。看店的是一估摸着高中生或大学生的男孩,横在冰柜后面,专注地玩着手游。 “买瓶可乐” 安静。 “买瓶可乐” 男孩抬头,不耐烦地瞄了一下我,满眼的不屑;低头继续手游,大概是我的出现打扰了手游的顺畅。更有可能,我打断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

发表在 杂谈, 生活 | 标签为 , | 留下评论

毕业季-来自研究生导师的唠叨

天下桃李,悉在公门。 老朽孟继轲,设馆尼山,数十余年,循循善诱,教人不倦,门前桃李,广遍江南。 每年的上半年,作为一个自认为有作为有理想有抱负的高校青椒,博士生答辩,硕士生答辩,本科生答辩,改改改、问问问、答答答,这一圈下来,上半年就基本上望见六月底。还是老话,时间过得太快,眨眼间,今昔已成往日。时光你慢点走,让我多看看即将毕业的这帮孩子。 2013年9月,我怀揣着代尔夫特理工大学那个独具特色、装着博士学位证书的硕大红圆筒回到国内时,正是开学季。在那帮雀跃着走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

发表在 杂谈, 留学 | 标签为 , , | 2条评论

感谢Google,博客恢复正常

一晃就半年,自博客被挂上恶意软件后,也没有找时间去解决,一如既往地以忙为借口。终于在约莫半年后的某一天,土木坛子这位海外华人科学家耐不住寂寞,始问起我这破破的大发排列3猴年马月才能恢复正常。咳,这是既已引起海外人士的关注,如若再不加以解决,怕是要整成国际事件。所以,本着从根子上解决问题的出发点,我直接让服务器提供商把服务器空间给全部格式化了! 一方面,自己能力有限,特别是这几年在国内打酱油打的太投入,导致以前潜心修炼的网络基本功消失殆尽,面对木马和恶意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

发表在 杂谈 | 标签为 , , | 12条评论

有必要悼念及记录一下

一大早,朋友圈又刷屏了:”中国材料学家杨合教授去世享年55岁“。中青年,科研人员,突发,抢救无效,不幸去世,这些关键词的组合,我都已看着麻木。工作、工作、工作;生活、生活、生活;我时常调侃,走在科研狗这条路上,完全成就了“白加黑,五加二”的工作状态。全天24小时待命,一直在思考,从未停歇。习惯了书包里时刻揣着笔记本,习惯了没有上下班的区别,习惯了与世隔绝的默默承受。 搜一搜,网络上关于高校青年教师(青椒,包括科研狗)工作压力生活压力的文字太多。科研财务一肩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

发表在 未分类, 杂谈 | 标签为 | 2条评论

科研需要宣传技能之主页

无意中进入武汉大学付磊教授课题组的网站,瞬间被吸引,美观,大方,内容丰富又不失简洁,仿若万花丛中一点绿。作为一个常年号称“搞科研亦被科研搞”的老博客主,我忍不住好奇,不仅从网站角度把网站构架、内容布置、细节处理等面面俱到地了解;而且在文字内容上,亦是认认真真地耐心地品读。也许你会认为我百无聊赖,或者不务正业。那么,我必须指出,你是错的! 因此,长期以来,我一方面在思考新媒体环境下的科研宣传方式,另一方面也在尝试建立适合我自己的实验室文化。付磊教授课题组Click for More Information

发表在 未分类, 杂谈, 生活 | 标签为 , , | 21条评论